• <input id="hzwjs"><em id="hzwjs"></em></input>

  • <track id="hzwjs"><em id="hzwjs"></em></track>

  • 王均金委員履職政協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第二次會議

    首頁  >  新聞中心 >  專題報道 > 王均金委員履職政協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第二次會議
    均瑤集團董事長:吉祥和東航交叉持股,可給雙方公平對待機會
    發布時間: 2019-03-21

     

    2019年3月10日 澎湃新聞

    “你要我的權利,你也得給我權利,這里面是有這個意義在。”

    3月6日,全國政協委員、均瑤集團董事長王均金在接受包括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在內的小范圍媒體采訪時,談及均瑤旗下的吉祥航空參與東航混改時表示,兩家探索的模式是交叉持股,這樣可以給雙方帶來一個公平對待的機會。

    除了東航混改,王均金還在接受采訪時,分享了他今年帶來的提案內容,以及吉祥航空在北京大興國際機場的未來規劃等。

    東航混改參與者

    吉祥航空在2018年完成與東航的互相持股,問及為何要嘗試參與東航的混改,王均金提出三點想法:

    第一,混改是中央精神,通過參與混改可以探索出新的模式。對于民航業來說,也需要嘗試探索創新。從大的角度來說,中國民航是一個大家庭,大家不需要打得頭破血流的。而央企、國企,都是國家資本,企業的損失是國家的、也是社會的。

    第二,盡管目前混改是改了一些,但真正特別有成效的還不是很多,“混改從中央到國務院再到國資委,都有很多想法,想把混改推得有成效,促進國有企業的提質增效、機制轉變。同時也可以實現降杠桿。有些國企杠桿高,降杠桿如果總叫國家注資,這也不現實。社會力量如果參與,對降杠桿、機制轉變都有好處,也是響應國家國企改革的呼應,我覺得我們做一些嘗試,不管成功還是失敗都是值得。”

    (混改)總是要有人去試,如果吉祥航空成功了,那么其他民營企業信心一來,都會很愿意去參與混改。由此經濟質量也會起來,國企、民企質量越好,經濟質量也會越好。兩家探索的模式是交叉持股,這樣可以給雙方帶來一個公平對待的機會,“你要我的權利,你也得給我權利,這里面是有這個意義在。”

    第三,作為民營企業,吉祥航空也想做出一個模式,看民企、國企到底能不能融合發展,融合發展以后會有什么問題,“哪怕前浪死到沙灘上,但是畢竟得有前浪,沒有前浪哪有后浪,所以這個是我覺得有意義的一件事。兩家協同,我們最起碼可以做到少浪費,創造社會價值創造。這個跟均瑤集團的使命是一致的。”

    王均金也強調,他認為參與東航混改,可能社會價值大于經濟價值。至于目前混改進行到什么階段?他透露,已經實現了第一步,即東航已經持有吉祥部分股份,現在在互相定增過程,批完以后交叉持股就實施了。

    吉祥航空的北京戰略

    談及吉祥航空未來進駐北京大興國際機場后的發展戰略,王均金表示,希望未來將北京大興國際機場作為一個基地,“第一步要到大興機場運營,原來就有幾個航班,可能會在這個基礎上有所增加。我們對大興機場是很有期待的,希望我們的服務質量品質,包括硬件軟件都可以、也能夠為大興機場的運營發展添磚加瓦。”

    吉祥航空去年正式引進了波音787機型,王均金表示,主要是為了服務“一帶一路”,“787引進以后,我們會在通達性網絡上補短板,將‘一帶一路’的航線網絡完善。”

    去年我國民航正點率達到80.13%,創近十年來最好的水平。

    “正點率是我們所有民航人每個人一天一天盯出來的,從70%多到80%多。每一個航班的延誤原因都解剖,都去布置任務,都落實到責任人去。所有民航人各個崗位都為正點率全力去推、去負責任,所以才抓這么高。”

    而去年吉祥航空的正點率達到83.9%,遠超我國民航的平均正點率。王均金透露,今年的指標是85%。具體如何做到?他表示,吉祥航空將去年所有造成延誤的航班解剖,解剖完后再細化到每個工作環節去,在里面再抓。“83.9%能做出來,為什么85%做不出來?”

    不過,他也坦言,即使看上去只增加了一點點,但越到后面越難。因此主要要將責任落到每個員工,目標任務清楚,使大家都具備主人翁意識,靠前服務,“第一要解剖問題,第二要發現問題,第三要想如何改進問題,第四責任到人。所以我覺得(正點率85%)是有希望的。”

    促進民營銀行高質量發展

    今年全國“兩會”,王均金提交的提案中,有一份《關于促進民營銀行高質量發展更好服務小微企業的提案》。

    王均金認為,在服務小微企業的金融實踐中,民營銀行也遇到一些問題:一是經營特色有待打磨,競爭壓力加大;二是經營資質尚不齊備,負債能力受限;三是風控模式有待考驗,資產質量承壓。未來,如何高質量地發展民營銀行,推動其更好地服務小微企業、服務實體經濟,解決上述比較集中的問題,對于進一步深化金融業改革開放,具有重大現實意義。

    對此他提出3點建議:一是邊試邊改,進一步擴大市場準入資格。二是進一步加大支持民營銀行改革創新的力度。三是進一步加快自貿區民營銀行先行先試的步伐。

    王均金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民營銀行的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是他參加“兩會”以來沒有哪年不提的。民營銀行作為補充,服務小微企業非常重要,既然重要,就要賦予民營銀行一些能力,一是如果有條件的要加快批,二是批了以后要有配套政策。

    他還建議,民營銀行作為金融持牌機構,要支持線上服務便民,出臺相關的服務老百姓的產品;要推動金融互聯網+,“這樣的產品多了,那非法金融就沒市場了。老百姓買進去是有底的,是負責任的,而且監管是可控的,看得到的。”

    而對于民營銀行的股東,王均金認為,要按金融規則方式行事。“金融機構不是你的口袋,要依法依規。天天錢挪到自己企業去貸款的話就不對了,成了左口袋進右口袋了。這些東西該規避規避,關聯交易各方面都要控制。要尊重金融規則,用百年銀行的理念去做銀行,不能做短期銀行,做不好就會觸犯法律。 ”

    再融資

    今年全國“兩會”,王均金提交的提案中,還有一份《關于完善上市公司再融資政策的提案》。

    王均金認為,在當前民營經濟生存發展遇到暫時性困難,融資渠道、流動性受限的形勢下,適度放松再融資政策,符合國家支持民營企業發展的戰略方針,切實幫助民營企業紓困解難。

    對此他提出4點建議:一是增加混合所有制改革、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非公開發行股票綠色通道。二是建議提高再融資審核效率和靈活調整定價機制。三是建議合理安排鎖定期和提前鎖定價格。建議將非公開發行投資者從減持新規的適用范圍中剔除。允許三年期定增提前鎖定價格,但需在預案中闡明投資者選取標準及對公司戰略意義,以防利益輸送。四是支持上市公司子公司至H股或科創板直接融資。

    王均金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中國資本市場盤子不算大,再融資、A股發行股票,都是直接融資的一個很重要手段。而直接融資就要講效率,如果說直接融資需要一年才能搞完,那也會有所耽誤。

    此外,他還表示,現在上市公司下面有很多子公司,子公司上市募集資金也是上市公司綜合實力的加強。 “能夠把上市公司越做越強,證券市場才會越來越健康,老百姓買你的股票,增值的空間才大,老百姓也愿意去作為小股東,持續持有。我覺得我們的資本市場改革所在,核心是質量。只有上市公司質量不斷健康不斷地好,股民才能不斷地好。”

    提及科創板,王均金自信地表示,“我們以后遲早會有(下屬公司上市)的”。他表示,目前均瑤集團旗下有新材料板塊,符合科創板的條件,之后還要做一些互聯網+的東西,以后也可能會與科創板有關系。

    營商環境

    王均金表示,營商環境話題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談得比較多,這也是解決高質量發展的關鍵,“只要堅持改革開放,堅持經濟建設為中心,我們的高質量發展,中國全面小康偉大復興,是可期待的。”

    不過他也坦言,過程中也有很多執行不到位的情況,現在也有出臺政策跟實際的運行情況脫節,造成的一些不利因素,比如經濟波動、信心缺失。不過好在政府及時調整,反應很快。

    總的來說,王均金認為,營商環境的核心,是思想的轉變,“是不是所有官員的思想、做事的思想、處理事情的思想都是緊迫性、高質量發展的思想,如果這個思想沒有全部到位的話,行動就會(不到位)。這是我的一個理解。”

    行動落實不到位,在王均金看來也有責任擔當的問題,存在一些怕多做多錯的問題。“以前是不管黑貓白貓能夠發展經濟就是好貓,現在可不是,現在是黑貓白貓都是要的,但是發展經濟,黑貓白貓亂抓老鼠也不行,得按規則抓。”

    此外,王均金認為對于所有的審批效率,應該都靠前移。“靠前一步是這個事怎么辦?事辦不成,哪里建立,找哪里怎么弄?然后這個事的意見流下來,反饋上去,下一次碰到這個問題,他們怎么研究怎么去解決?現在是更多需要的是靠前一步。”

    在王均金看來,營商環境是綜合的,主要要從思想上、行動上出發。最重要是怎樣進一步轉變思想,怎樣確實能夠體現權為民所用,為民辦事。“為企業服務就是為經濟服務,經濟發展好了,財政收入多了,為人民的服務才能更好。”

    對此他也有切身感受,“我感覺很多地方政府也在轉變,包括審批制度改革,各地都在創新。上海李強書記大年初七一上班開第一個會議,就是營商環境大會。營商環境好,經濟發展就好。”

    對于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王均金坦言“特別感動”,“這樣的一個中國經濟是非常好,未來是非常有希望的。當然我從來都沒有沒信心,我是最有信心的,去年大家都說不行,我說未來十年比今天肯定更好,信心比黃金更重要。沒信心什么事都做不了。”

     
    亚洲成人黄色AV免费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