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hzwjs"><em id="hzwjs"></em></input>

  • <track id="hzwjs"><em id="hzwjs"></em></track>

  • 改革開放40年之均瑤實踐

    首頁  >  新聞中心 >  專題報道 > 改革開放40年之均瑤實踐
    王均金 從“膽大包天”到“百年老店”| 我的芳華
    發布時間: 2018-12-11

     

    中國民航報(孟進 錢擘)

     https://mp.weixin.qq.com/s/w0FLAFOCE9Nv5sQhMKC-CQ

     

    這是一個曾經被戲稱為“膽大包天”的傳奇,這是一段關于中國民營經濟走進航空業的歷史。20多年間,從包下蘇制安-24螺旋槳飛機執飛航班,到接收波音787-9夢想飛機“夢旅生花”,在改革大潮中,均瑤集團、吉祥航空董事長王均金寫下了關于中國民營航企的精彩故事。

    一句玩笑,激發“包天”壯志

    1991年7月28日,浙江溫州機場,22歲的王均金半是激動、半是喜悅地忙前忙后,招呼來到這里的當地領導和各方來賓;而到訪的客人們,同樣半是祝賀、半是新奇。王均金一邊忙碌著,一邊眺望藍天。終于,一個銀灰色的身影在天際出現。這是一架安-24飛機,從湖南長沙飛來,安穩地降落在溫州機場跑道上。哥哥王均瑤與30多名客人一起走下飛機。飛機降落的那一刻,對中國民航意味著一個新的時代:民營經濟走進了這個曾經由國有企業一統天下的行業。而王家兄弟也被媒體評價為“膽大包天”。

    1991年7月,長沙—溫州包機開航,由蘇制安-24飛機執行首航任務。王家兄弟“膽大包天”,共同開了民營企業家承包民航飛機的先河,并成為中外媒體關注的焦點。

    王均金的老家浙江省溫州市蒼南縣大漁鎮是一個東南沿海常見的漁業小鎮。上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大潮初起,少有國有大型企業、也缺少農田的溫州,興起了全民參與商品經濟、脫貧致富的浪潮。王均金也是在這個時候跟著大哥王均瑤做起了小買賣。

    “如果不是改革開放的時代大潮喚醒了蘊藏在我們溫州人體內的企業家精神,我可能還是一個像父輩一樣的本分漁民。”談起今天的成就,王均金認為他們這代人是改革開放的最大受益者。

    “不干膠、飯菜票、指示牌,什么都做。哥哥在外面接了單子拿回來,我們就在村里的作坊加工。后來業務多了,村里地方不夠,就搬到鎮上租場地加工。再后來,兄弟幾個一起干。”王均金回憶起當年的青蔥歲月,依然有些激動。

    在走南闖北、打拼奮斗的過程中,王家兄弟深切地感受到了交通不便的痛苦。“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口號當時已經響徹大江南北,但彼時的溫州,既不通鐵路,也不通航班。坐火車要先到金華,金華只是過路站,根本沒有坐票、臥鋪票,王家兄弟都是買站票上車,晚上有時只能睡在火車座位底下。

    有一次,王均金從長沙回老家,存著現金的密碼箱放在車廂行李架上,他既擔心箱子被竊,又不敢老是盯著箱子看,因為過于緊張反而會引起小偷注意。就這樣,在忐忑不安的狀態下,王均金度過了難熬的一夜。

    與鐵路相比,大巴車那時是溫州人相對方便的出行方式,但耗時長。1990年春節,王家兄弟與在長沙經商的老鄉一起包大客車回家過年,足足開了一天多。大哥王均瑤在途中感嘆車開得太慢、太耽誤工夫,一個老鄉揶揄他:“想快,你包飛機去呀!”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王家兄弟真的開始琢磨。當時,他們最常去的地方是長沙,當地也有不少溫州同鄉,都苦于交通不便。大家為了省出幾個鐘頭,想盡了辦法。王均金第一次坐飛機,就是從長沙先飛到鄰省的福州機場,然后坐車回溫州,輾轉10多個鐘頭,但已經比火車、汽車快得多。“飛機就是快”的念頭,在他們的心里扎下了根。

    改革了,既然土地、工廠、汽車能承包,飛機為啥不行?王家兄弟決心一試。

     

    銳氣弄潮,“看見紅燈繞著走”

    王家兄弟登門拜訪民航湖南省局,說想包機飛溫州航線。雖然距離小崗村的大包干已經過去了10多年,“包地”早已不稀奇,但“包天”前所未聞。不過,當時的民航湖南省局領導仍然支持了王家兄弟的大膽想法。

    但任何事情都是思易行難。在民航體制改革初期,想包飛機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涉及的審批部門也有好幾個。除了飛機所在的民航湖南省局之外,民航中南管理局計劃處、目的地溫州所在的民航華東管理局計劃處、溫州航站、民航局計劃司以及空軍,王家兄弟都一次次上門,談想法、報方案、跑審批。

    當時買機票不僅要有身份證,還要有介紹信,售票也僅限于民航售票處,所以賣票這關按照當時的機制過不了。但困難難不住王家兄弟,他們的辦法是:先與民航單位簽訂承包合同、約定承包金額,然后負責對外宣傳航線、預售機票,收齊購票者的身份證、介紹信,核查資料齊全,再送到民航售票處統一開票。在旅客出行前,由承包方統一接到機場,安排換登機牌。

    就這樣“看見紅燈繞著走”,1991年7月28日,王家兄弟的夢想實現了,有了本文開頭的那一幕。

    “膽大包天”承包航班,王家兄弟成為關注的焦點。不僅國內媒體,連美國《紐約時報》也派出記者到溫州采訪,全世界都在關注這個中國改革開放大潮中出現的新事物。

    最講實際的溫州商人,成為“膽大包天”的首批擁躉。

    “過去,許多溫州老鄉在長沙只能半年回一次家;有了飛機,他們就可以一個月甚至半個月回一次家”。王均金對當時組織旅客的方式印象深刻。一架安-24飛機從長沙到溫州,只能先賣32張票,在起飛之前計算旅客和行李的重量,如果重量不足,可以再賣2張票。由于座位有限,不少人執著地申請候補。航班起飛那天,候補旅客也趕到機場,等著如果有人臨時取消行程或有多余噸位,就趕緊補票出行。

    1992年,鄧小平同志的南方談話給中國的改革開放事業加油鼓勁,王家兄弟的包機業務也駛上了快車道。煙臺、昆明、上海……越來越多的航線進入了包機的行列。

    但是由于初期承包金額定得太高,有的航線出現了虧損。作為王家兄弟中的財務負責人,王均金開始與飛機所屬單位進行更深入、細致的談判,調整承包金額。在這個過程中,王家兄弟越來越感到市場經濟的商機與壓力并存——不少航線市場培育成熟了,承包卻未必能繼續。兄弟幾人商量再三,決定乘改革東風,從包飛機更進一步,設法成立航空公司。

    2000年,均瑤集團將總部遷至正在大力推進航運中心建設的上海。不久后,均瑤集團獲悉,武漢航空希望引入新的股東。2002年3月,均瑤集團以18%的股份入股,與東方航空等共同重組了東方航空武漢有限公司。不過,由于經營理念不同,這次合作以均瑤集團出售股份、由東航完全控股畫上句號。

    多年后,這兩家企業以更加波瀾壯闊的方式開始“新戀情”。而當時,王家兄弟的心思則集中在獨立組建航空公司上。

     

    接棒奔跑,帶領企業沖線夢想成真

    就在兄弟幾人一步步為實現夢想而努力的時候,大哥王均瑤2004年因病英年早逝。出了這么大的變故,均瑤集團的航空夢還要推進嗎?在企業內外,許多人抱著疑惑的態度觀望。

    這時,原本主要負責幕后工作的王均金站到了臺前,接任集團負責人。他斬釘截鐵地告訴員工:均瑤集團會繼續堅定不移地為實現航空夢而努力。

    2005年,在經過多年的爭取之后,均瑤集團收到反饋,有望獲得航空公司籌辦許可,但是建議在華東其他城市籌建企業,而不是在已經有航空公司的上海。

    夢想似乎即將成真,雖然與初心有了些許差別,但畢竟近在眼前。要不要接受這個方案?王均金面臨選擇。

    王均金思考之后向主管部門表示,仍然希望航空公司設立在上海——這座服務建設國際航運中心國家戰略的城市,才是有志于民航事業的企業家大展身手的最好舞臺。最終,均瑤集團的方案獲得了批準。

    2006年,馬來西亞吉隆坡,馳名國際民航業的低成本航空公司亞洲航空總部,首席執行官托尼·費爾南德斯的辦公室迎來了王均金帶領的均瑤集團高管團隊。此前,王均金已經拜訪了在全服務航空領域久負盛名的新加坡航空。無論是新加坡航空的高投入、高品質模式,還是亞洲航空的低成本模式,王均金都看在眼里,但沒有簡單照搬。他希望成立一家既有良好內部管理和有效成本控制,又能提供優質全服務的航空公司。

    最終,在參考了亞洲航空使用單一機隊的模式、借鑒了新加坡航空的運營與服務經驗后,王均金選擇使用空客A320機隊,成立服務優質且有良好成本控制能力的航空公司。

    2006年9月25日,一架空客A320客機從均瑤集團總部上海起飛,順利降落在王家兄弟航空夢的起點城市長沙。這一天,中國民航的大家庭正式多了一個新的身影——由均瑤集團成立的吉祥航空公司。15年過去了,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王家兄弟辦航空公司的夢想終于成真。此后,2014年底,吉祥航空的控股低成本子公司九元航空在廣州首航;2015年,吉祥航空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王均金一次又一次踏準了中國民航市場、資本市場的鼓點。

     

    “夢旅生花”,2018年回答老店之問

    “我們要建百年老店。”2018年11月12日,在均瑤國際廣場32層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王均金如是說。日后,當人們回望這家企業的2018年時,想必更會感受到這個年份獨特的節點地位。

    2018年10月14日,美國西雅圖,在波音埃弗雷特工廠的交付大廳里,波音公司的領導將一把波音787夢想飛機的鑰匙交到了王均金的手中。吉祥航空給這架夢想飛機準備了牡丹國色“夢旅生花”的獨特涂裝,并計劃用波音787實現開通洲際航線的新夢想。

    王均金的變陣不僅在萬米高空中,也在資本市場上。

    同樣是2018年,吉祥航空與同城民航央企東航集團互相增發,事隔16年演繹了規模達到百億元、更加引人矚目的新一版“東吉戀”。

    任何一家成功的百年企業,其商業血液里都少不了道德的基因。這是經濟史給人們的啟示,也是王均金不變的理念。

    改革開放的大時代給了王均金機會,在事業成功之后,王均金始終惦記著回饋這個大時代,回饋社會。他投身光彩事業,擔任中國光彩事業促進會副會長、上海市工商聯副主席等職務。近年來,王均金帶領均瑤集團,先后投入10多億元用于教育事業、公益活動和慈善事業。均瑤集團不僅向著“百年老店”努力,更要把它擦成“金字招牌”。

    如今,登上吉祥航空的航班,你會嘗到一款別致甜糯的栗子。它來自中國光彩事業重要的扶貧基地——大西南群山腹地的貴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望謨縣。雖然望謨的栗子品質有口皆碑,但過去困在大山深處。吉祥航空把當地優勢農產品栗子開發成為航機食品,不僅增加了銷量,還靠吉祥航空的口碑打了免費廣告,售價一路上升。

    王均金更在均瑤集團成立精準扶貧行動領導小組,自己擔任組長。除了貴州望謨之外,他還在貴州畢節、湖北宜昌、云南隴川、廣西百色等地開展產業扶貧、就業扶貧、智力扶貧、助學扶貧,并帶領均瑤集團員工持續參與中國光彩事業“信陽行”“南疆行”“寧夏行”“紅安行”……

    王均金投身的另一項公益事業也做得轟轟烈烈、廣為人知,即非營利教育。

    2005年,上海市徐匯區開展教育改制,找到均瑤集團,希望引入社會化辦學力量。企業管理層算了一筆賬,學校每年需要投入上千萬元,又不能創造利潤。面對團隊的擔心,王均金提出,均瑤集團落戶上海、總部選址徐匯,應該回饋社會。在他的力主下,上海市世界外國語小學和上海市世界外國語中學通過均瑤集團注資改制為民辦學校。今天,“世外”教育品牌已經在上海乃至全國打響。與此同時,王均金又出資3000多萬元,多次設立“均瑤育人獎”獎教基金。

    今天的均瑤集團,已經在王均金的帶領下成為一家業務遍及航空、金融、科創、食品、新零售等領域的綜合性集團。而對王均金來說,在宏大的業務藍圖中,發展航空的初心,他從未忘記。從“膽大包天”開始,王均金正在繼續飛向“百年老店”的夢想。

     
    亚洲成人黄色AV免费快